*「葉火的向日葵」自行腦補劇情有,尊重原作,建議先看過電影再來看此文

 

*用了一些ED「オ─!リバル」的歌詞,如果先看過整首歌的歌詞就太好了,但沒有看過也是沒問題的。

 

 

  「……幸好你沒事……嘛、這次也很開心呢,名偵探。下次,就讓我們相約在那月光之……喂很痛啊!幹嘛踢我!」

  在柯南被小五郎從水裡救起來後,看到基德朝他招手的柯南跟其他人說了「蘭姐姐你們先走」,現在兩人正在樹林裡說話。

  基德一如往常毫不害臊的說著那樣矯情的話,正當他甩了下白色披風,準備帥氣的離開時──卻被柯南給踹了一腳。力道大的讓基德抓著腿直喊疼。

  「約你妹啊!偵探跟怪盜可是宿敵,是敵人啊笨──蛋!」怎麼聽都是帶著不悅的吐槽,因為身高差的緣故柯南往上瞪,「你亂說話的習慣該改改了……做什麼?」

  基德突然單膝跪了下來,和柯南的距離也突然縮短。

  「吶、名偵探你剛剛說我們是宿敵對吧?」基德的手晃了晃,停下的時候手中多了一塊巴掌大小的玻璃,雖然說是玻璃但其中一面卻有貼反光紙,可以拿來當鏡子使用。「或許我們確實是敵手,但我覺得更合適的說法應該是──相反的存在。」

  將那小小的玻璃拿至柯南眼前,基德隔著它看進柯南的眼裡。「在鏡子的對面,除了你沒有別人。」唰的一聲把反光紙撕掉,讓另一邊的男孩也能看見自己。「相反而互補的Soul & Soul不也挺好的?」

  因為這些話而默不作聲,基德笑著看著這樣的柯南。

  他喜歡會這樣深入思考自己話語的他。偵探思考怪盜的謎題,彷彿定律一樣不可缺少。

  「你沒有想過、如果我們不是敵人的話,會是什麼嗎?名偵探。」將玻璃放進口袋,取而代之抽出的是一條橘黃色的手帕,如同向日葵那樣鮮豔的顏色;基德將它塞進柯南手中,掐指之後布料轉而變成一朵真正的向日葵,高超的戲法。「假如我們在別的地方先相遇、認識,會是怎麼樣的呢?可能是互相牽手約會也說不定?

  「……再怎麼樣、都不會是那樣的。」柯南垂下眼簾,小聲嘀咕。「你要說的就這樣嗎?那我走了。」左手牢牢抓緊基德給的向日葵,他乾脆的轉身。

  「……喂、等等。」抓住正要離開的男孩的肩,雖然答案八成是肯定的,但因為不知道原因,基德還是開口問:「……你在生氣?為什麼?」

  「我才沒有…生氣……」背對著基德,悶悶的聲音怎麼聽都像是正在鬧脾氣的小孩,柯南說著和事實完全相反的話,過於明顯的程度大到、就算不是基德那樣能看透人心的魔術師,也能輕鬆知道的。

  「能跟我說嗎?」這時候就不得不佩服基德說話的功力,短短五個字卻能說得這麼令人安心,這句話說出來大概沒有人能拒絕他吧?再加上輕輕撫上臉頰的手,這樣似水的溫柔,就算是柯南也是無法抗拒的。

  「……我…在底下的時候……期待著啊………」溫熱的液體從眼眶中溢出,順著臉滑下的淚滲進基德的白手套中。柯南緊抓著那貼在自己臉上的手,用力的用他顫抖的小手抓住,「…雖然這樣很任性……但我、想著你會……回來救我的啊………!」

  「……我相信、你會平安回來的,名偵探。」基德將柯南轉向自己,伸出姆指幫他拭去眼淚。

  當初柯南要他把蘭帶出去的時候,老實說基德是非常動搖的。

  確實滑翔翼無法載他們三個人,因此保險起見只能在柯南跟蘭當中選一個帶出去。考慮到蘭是昏倒的狀態、加上柯南本身應該是有自救能力,所以基德本來就有打算帶蘭出去。

  不過就算柯南能夠自救,現在也不過是個小學生,他哪捨得把他自己丟在那樣危險的地方?

  他甚至考慮過硬是三個人一起飛出去、或是把蘭弄醒讓她跟柯南一起出去然後自己留下等等誇張的選項,就在他奮力思考有沒有更好的方法時──

  『基德,如果只載蘭一個人,你飛得出去嗎…?!』

  這句話打斷了他的思考回路。

  『喂、你在說什麼──』

  『飛得起來、飛不起來?!到底是哪邊?快告訴我!!』

  ──被這樣說了。加上那樣的眼神,讓他想繼續說點什麼都沒辦法。

  救出蘭之後,想回去救柯南的想法確實是有的,但是倒塌的建築讓他無法使用滑翔翼,想從水那裡下去但水又深的誇張,怪盜基德是魔術師不是魔法師,他再怎麼樣也無法憑空變出氧氣筒、潛下水去找到柯南之後、再安全的救他上來。

  不能被警察發現的基德,只好待在現在所在的樹林,躲在大家看不見的地方確認柯南是否安全。途中還因為太擔心而不小心踩到樹枝、因此被警官先生發現……真是嚇了他一跳。

  「吶、名偵探。」輕撫男孩的頭,現在的柯南就像個普通的小學生,接受著基德的安慰。這時基德卻突然停下摸頭的動作,再次單膝跪下,兩手捧住柯南的臉龐,聲音甚至帶了點哭腔,「你……對我來說很重要、所以……你沒事、真的……太好了……。」

  「……真是的、都是高中生了還哭什麼。」柯南擦了擦自己的眼淚,接著笑著調侃道。

  「你這個偽小學生沒資格說我,而且我才沒哭。」彷彿剛剛的哭音只是錯覺,基德也咧嘴笑了開來,「──我啊,跟你約定,就算身體消失,也要繼續向前追逐,你的身影──

  「……身體消失之後就別追來啦,很噁心的。不過更重要的是你可不能消失啊。」

  「放心吧,怪盜基德可不是這麼好打敗的。啊、是不是待太久了……我帶你回去吧。」

  「……雖然不用,但好吧。」

  「在那之前、還有件要緊事──」

  「什……唔!」

  基德將身體前傾,將自己的唇瓣貼上柯南的。

  後者緊張的抓緊左手的向日葵,但卻沒有反抗。

 

  ──就那麼一點而已 也許現在話顯得多餘 那麼 就開始吧 Soul & Soul

  靈魂與靈魂之間的激盪,如鏡子一般的兩人,下次又會激出什麼樣的火花呢?

 

【完】

 

-後記-

這次我自己也不太知道自己在打什麼,如果閱讀上有疑惑真對不起(←自己都有疑惑(ry

看過葉火的向日葵的人都知道,向日葵的花語是「我只看著你一人」,在這裡我會把他解釋成「基德所做的事都是為了吸引柯南的注意,因為他只看著柯南一個人」^qqqq^//

自己很喜歡這個梗,雖然沒什麼用到就是了(#

那麼,下次就讓我們相約在那月光之下吧!(基德:別搶我台詞啊啊啊#

創作者介紹

ㄊㄊ的腐天地( σ՞ਊ ՞)σ

悠羽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