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柯哀有虐

*請看過「業火的向日葵」再看此文

向日葵事件結束之後。
因為剛從水裡起來的緣故、現在的柯南全身濕淋淋的。
蘭雖然幫忙用手帕擦了下,但老實說因為全身都泡了水,一條手帕是沒什麼用的,只要衣服還是濕的,大概就會這樣冷下去。
「好冷……」但不能給大家添麻煩……落在隊伍的最後,少年打著哆嗦,以不被前方的大家發現的音量小聲自語。
就算外表是小學生,內在卻依舊是那體貼過頭的高中生。
「喂喂、會感冒的唷,名偵探。」
熟悉的過分的聲音,正要轉過頭去的柯南卻突然停下了動作——他感受到了溫度。
而且還踩不到地板。
「喂、基……」「噓、別說話,再一下就好。至少、讓我……」
沒去救你真的、很抱歉。至少、像這樣讓我補償你吧?
柯南感受到抱住自己的雙臂收緊。
熱度從後方傳至自己的身體,冰冷的身體逐漸暖和起來。
好溫暖。
享受著溫度的同時,看到其他人漸漸遠離自己的視線範圍,柯南才回過神來,頭轉向基德,皺起眉頭,「……你是要抱多久。」
「啊……抱歉抱歉,對了要幫你換件衣服。」
放下柯南,他還來不及發問換衣服是怎麼回事,基德就將一塊布覆蓋住他的全身,如同魔術的預備動作。
「喂、你要幹嘛……」「好了。」
隨著這句話,基德將布漂亮的甩開,伸出戴有白手套的雙手輕碰柯南的衣服,接著他滿意的笑了笑。「這樣就好啦。」
「啊……Thank you.」柯南扯了扯身上的衣服,果真乾了啊……真厲害。「不過你為什麼不先幫我弄乾而要先……」說到這裡,柯南才發現自己剛剛竟然就任憑他抱著,他微微的紅起臉來。
「先抱你的原因當然是、我幫你弄乾衣服你就會跑掉了吧?」基德嘿嘿的笑了笑,意料之內的看見少年通紅的臉龐。
就算變小也還是這麼可愛啊、新一。
「……我要走了,大家會擔心的。」轉過身,柯南正準備繼續前進——卻又被喊住了。
「等等、名偵探!」「又怎麼……!」
說是惱羞成怒或許也不為過,柯南紅著臉但話中卻滿是不悅的轉向基德,後者則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離自己這麼近的地方——單膝跪下的他和自己之間大概是15公分不到的距離,只隔著基德一隻戴白手套的手,過近的距離讓柯南的心跳更是加速,下一瞬間那隻手便一晃、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朵漂亮的向日葵。
「送給你。」基德咧嘴一笑,如同他的怪盜稱號一般,那是個能把人心給盜走的笑顏。「再會、名偵探。」
柯南怔怔的接過那朵橘黃色的花,確認他拿好之後基德才站起身,拿下帽子行禮,打開滑翔翼飛向天際。
「原來你在這裡、江戶川……大家都在等你,快走吧。」
彷彿抓好時間似的,就在基德離開後灰原哀跑了回來,她說完之後柯南的視線才從天空移開。
「嗯,走吧。」柯南抓著那朵向日葵,走向小哀。
「………向日葵的花語是,『我只看著你一人』。」兩人肩並肩走著的途中,看著柯南手上的花,哀冒出這樣一句話。「這應該可以算是、那位怪盜先生對你的告白?你要怎麼回應呢?」
看到那件突然轉全濕為乾的衣服、還有那樣不自然的臉色,一向觀察力強的哀大概能想像方才那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雖然剛剛說話的時候心臟有點痛,但應該沒問題的吧?
不可以流下眼淚,不可以。
「囉、囉唆!」柯南撇過頭去,噘起嘴。
「害羞啦,真可愛。」「我才沒有害羞!」
捉弄著柯南,哀的臉上掛著一抹微笑,如往常一般毫無改變。
但那笑臉底下的,一直以來藏著的如靜止水面般的感情卻起了漣漪。
老婆婆、對不起。
明明說好不讓自己後悔的——。

【完】

只有一行的後記 ↓
為什麼柯哀感覺比較多?(問你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羽桃 的頭像
悠羽桃

ㄊㄊ的腐天地( σ՞ਊ ՞)σ

悠羽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